2013年2月5日 星期二

[愛情] 交往篇 第六話 分手之後的日子

分手之後, 個性差別很大的我跟宇滔, 對於情緒上的紓解方式也大為不同....

向來心事不輕易對別人說的他, 似乎很快就過著正常的生活, 他的朋友們應該也不知道他跟女友分手了.(其實他很多朋友根本不知道他有交女朋友:p)

我就不一樣了,
我害怕自己一個人的時候, 會胡思亂想, 所以我需要旁邊一直有人, 可以陪我聊天

喜怒哀樂行於色, 真的沒辦法隱藏我的一絲情緒, 沒辦法假裝沒受傷, 一派輕鬆的跟朋友們交談, 也不希望他們再拿我跟宇滔兩個人開玩笑. 我逢人就會說 “我們...分手了 ” , 說的時候, 都會強忍著悲傷的眼淚, 但大多根本都hold不住, 邊說邊哽咽, 朋友們理所當然的都會很關心也會多問幾句, 我就這麼藏不住傷心的情緒, 大家"有問必答", 一五一十的說了這段傷心的過程. 是阿! 在我這樣大嘴巴的說了一大圈之後, 相信就更多人對他的作為忍不住給他搖頭.  (我真的不是故意要說他壞話:p, 只是因為太傷心了…悶在心理 我真的會好痛苦啦...)

沒多久, 會上的人(學長姊/學弟妹/同學), 看到宇滔都會虧他 "齁~ 妳欺負人家(學妹/學姊/同學)喔!" 他一來很訝異怎麼大家這麼快就知道(其實20%是別人說的, 80%應該..都是我啦....:P), 二來也或許有點小尷尬. 但他也只會笑笑的回答 "阿...就這樣阿...哈哈"

對我來說最好的療傷方法, 就是找好多朋友聊天, 可以多聽聽大家的想法, 無論是面對面聊天, 講電話訴苦, 有的朋友甚至特別寫信, 一字一句的都希望我珍惜自己. 也希望這段個性差異很大的感情, 不要太勉強.
也曾聽到一個好朋友, 說了這些話, 讓我舒坦很多.

“宇滔就是妳生命中的過客囉, 至少他陪妳走這一段快樂難忘的時光, 這一輩子他在你心中的已經佔有一個很特別的位子, 只是現在時間到了, 緣分盡了, 慢慢的收拾心情, 等待下一個更適合的人, 未來會更棒的”

聽了就有些釋懷 開朗的感覺…生命旅程很長很長的, 戀愛只是生命中的一部分, 而這段戀情更是其中的一段插曲. 就.....讓他過吧! 所以多找朋友們聊天, 幫助很大呢.

這段期間, 心情難免高高低低, 心情比較穩定的時候, 就會慶幸自己終於解脫了, 再也不用擔心害怕他的感覺會消失. 也不用猜測他在想什麼…天差地遠的兩個人…從此自由了.

有時候難免孤單一個人的時候, 走過曾經熟悉的街道, 不自覺的回想起過去的點點滴滴. 以前的一切甜蜜景象歷歷在目, 但是現在呢? 一切都沒了,....此時窒息的感覺再度充滿整個胸口, 原來, …心...真的可以這麼痛. 這種離別的痛...我真的..不想再承擔了

我試著安慰自己, 就是因為有過快樂時光, 才會顯得現在的孤單. 至少跟他在一起快樂開心過. 才會在失去的時候如此痛苦. 如果是個陌生人, 不曾有任何交集, 就不會有任何悲喜. ....所以我該慶幸我曾經"擁有"過.

也趁這段期間想想, 我到底適合怎樣的男生, 下個男朋友都不要找像他這麼粗心白目的了. 也不要選擇一個感情如此不確定的人. 勉強在一起只會讓自己更折磨. 
但是客觀看來, 他也不是一切都不可取. 雖然他不是個體貼的男朋友, 但至少他誠實? 坦白了跟我說了他的感覺. 也沒有騙財騙色(還是因為兩個我都沒有?:p), 好吧!以後還是可以當個朋友囉.

------------
過了快一週後, 我跟宇滔為了社團的事情, 偶而會通電話討論, 我似乎調適的比較好了, 可以很正常的對話, 有時候也會神來一筆雞婆的跟他說 "我覺得你真的不夠體貼耶...希望你可以對下一個女朋友好一點"
宇滔說笑笑的又帶點敷衍的感覺說 "好...好..."
好吧!這樣自然的當朋友也不錯. 雖然我....還是會常常想起這個人, 想知道他在哪裡, 現在在做什麼. 但是就此打住吧!祝福他, 也祝福自己.

馬上接踵而來的是- 期末考, 蘭友會暑假要出隊...好多事情呀, 忙一點也好, 讓我可以沒空悲傷. 加油囉!!

之後的週末回宜蘭休息, 處理一下出隊的雜事, 順便回老家"取暖". 記得我也跟爸媽說了我們分手的事情. 或許他們年長了, 對於年輕人的戀愛看的很開, 只是輕描淡寫的但也帶著安慰關心的口氣跟我說 "分了就分了呀, 沒關係啦! 妳還這麼小, 對象本來都會變的"...是阿!還沒20歲ㄟ, 又不是要訂終身. 想開點 ^^.

週六晚上在家裡, 吃完飯後, 回到自己在二樓的房間, 發呆了一陣子之後, 開始寫日記, 寫下這幾天的心情, 思緒越來越明朗了. 馬上開始很認真的想想暑假的營隊還有哪些未完成的雜事要分配. 人員還要做最後的確認...正想著入神的時候. 家裡的電話響了, 唉....反正已經單身了, 是不是我的電話已經不重要了, 再也不需要奮力的去搶電話, 怕爸媽接到男生的電話而尷尬.
響了幾聲, 媽媽就先接了. 媽媽從一樓大聲的喊"大雅!!妳的電話~~~~~~~~~!"

ㄟ? 剛好是找我的. 還真猜不出來是誰

我就接了. 電話那頭傳來熟悉的聲音....喔?? 是宇滔, 真是有點訝異.

宇滔 "妳在忙嘛?"
大雅 "還好啊, 只是在想一些出隊的事情, 怎麼啦?"
宇滔 "喔, 只是要跟妳說, 上次妳要我幫妳確認的事情我問到了, 就是啊........."

我們就這樣討論起來, 反正我心情已經好很多, 除了出隊的事情, 還無聊瞎扯了其他有的沒的. 只是他專程為了這件事情打來? 其實到可以回台北的時候在講呀? 就這樣聊了10幾分鐘

宇滔 "那...妳那邊還有我要幫忙的嗎?"
大雅 "還好ㄟ. 差不多了, 有需要的話, 我會再跟你說"

兩個人還在想要接什麼話, 靜默了幾秒鐘, 此時, 耳尖的我似乎聽到他正播放著CD,

大雅 "你在哪裡啊?你有回宜蘭嗎?"
宇滔 "沒有ㄟ, 快期末考了, 我留在台北"

再仔細聽一下.....那音樂不是"蕭邦夜曲第二號"嗎? 就是每次去他那邊的時候, 他最喜歡播放的一首歌, 聽到這, 就會想起以前的種種, ...我沒預設立場的隨便問他

大雅 "你放那音樂幹麼啊?"
宇滔 "......沒有啊"
大雅 "喔...."
宇滔 ".....可能...在想以前的事情吧"
大雅 "以前??什麼事啊?"
宇滔 "......."
我也只是隨口開玩笑說 "ㄟ!幹麻??你後悔啦?"

待續


***** 更多請看 辣媽愛情故事



辣媽粉絲團成立囉! 請到我Facebook按讚, 就可以看到部落格最新的文章喔!
辣媽Shania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