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粉絲團

我與第一任男朋友的故事書(3) 專情篇 -- 我們只是 '朋友'嗎?


炎炎夏日!大學生奔放的暑假來臨了, 耶耶耶~~ 有些人準備打工, 有些人就回家鄉休大假, 而我呢! 將會有一連串, 馬拉松式的營隊活動, 全部都在宜蘭, 整個暑假沒得閒, 而且...而且...每一個活動, 我跟宇滔都會參加.. 忍不想...在這個暑假過後….我們兩個....會變得不一樣嗎?!

84年6月21日
在會內的營隊開始前, 宇滔在台北有其他社團的活動, 而我剛好也要來台北交作業, 那時候剛好一些會內的事情要討論一下, 我們就這樣約好一起上台北, 在松山火車站下車, 騎機車回學校, 我交完了作業, 恰好遇到還留在學校的臻, 她用奇怪又懷疑的眼神看著我 ‘妳... 等會要跟宇滔出去?? 只有你們兩個喔???’ 是阿…我自己也覺得怪, 但我們是會長副會長!討論公事天經地義啊!

因為宇滔隔一天要參加康康隊的營隊, 整個下午都沒事, 也沒人陪他, 我們就莫名其妙的去了西門町(到底討論會上事情有需要去西門町嗎???). 到了那邊吃了三商巧福後, 就四處晃晃, 我一路恍神的跟著走, 之後宇滔突然停下來問 ‘要進去嗎?’ (啊???進去哪裡??) 抬頭一看是一家老舊的戲院 – 西門大戲院…喔, 原來是要看電影(不然妳想幹嘛啊!!), 好吧! 反正今天閒來無事, 就去看吧!....只是 只是 這可是我一生中, 第一次跟男生單獨看電影, 就在這種老舊的地方喔...埃...還只是跟個’朋友’, 為什麼不是’男朋友’呢? 這位先生, 你到底對我有沒有什麼啊!

還記得那天看了’刺激1995’, 還好電影好看, 才彌補了這一些缺憾. 這可是我人生重要的’第一次’阿! 所以電影票到現在還好好的放在收藏袋理面!



回去的路上, 聊的太開心, 我不經大腦的說了一句
大雅 ‘好好笑喔, 那天臻說我有一天說夢話, 還在叫你的名字ㄟ’ (這樣講豈不是太曖昧了嗎?…)
宇滔 ‘ㄟ…我室友也有聽到我在叫大雅’ (哇~~讚!!看吧!! 喜歡我吧!)
宇滔繼續說 ‘但好像是在分配工作上的事情’ (差點沒從機車上掉下來, 你有必要這麼掃興嗎, 真討厭 > <``)
就這樣聊著天到火車站, 晚上我就一個人回宜蘭了.

再來幾天宇滔就專心的參加康康社的營隊, 而我就在宜蘭準備蘭友會的返服, 出隊前夕, 宇滔的確很體貼, 幾乎每天晚上固定7-9點間會打電話過來, 看看是否有需要討論幫忙的事情. 身為會長, 還挺有責任感的嘛! 好吧!我必須承認一下, 他這點是真的還不錯啦! 這次身為隊長的我, 緊張的心情因為多個人可以分擔. 我的確輕鬆許多!

84年7月5日-12日 返鄉服務隊@福福國小


出隊當天, 大家約在宜蘭火車站集合, 但宇滔因為前一天才結束上一個營隊, 一直到下午才出現, 只是才剛從很操的營隊回來, 他沒有睡好, 除了感冒之外, 他也因為精神不繼走路不小心跌倒, 膝蓋摔的有夠嚴重, 好大一個傷口非常的可怕(….這位男主角怎麼如此多災多難啊), 走過去跟他打招呼的時候看來他身體很不舒服, 還發燒的樣子, 哎呀!這樣還硬要來, 他交代一些事情之後, 大家就要他先回家休息了.

第二天下午, 身體復原了差不多, 他就來了, 是次的營隊, 他被分派到'生管'的工作, 所謂的’生管’就是要管理營隊紀律, 還有就是在小朋友面前扮黑臉管秩序的大哥哥, 是啦, 他平常毒舌愛虧人不正經, 但真的兇起來臉也是可以臭到不行, 用來嚇嚇小朋友絕對是沒問題的!
在營本部, 就是我們討論營隊流程跟檢討會的地方, '善體人意'的會友們早就預留我旁邊的座位給宇滔, 所以這幾天開會他就會坐在我旁邊, 除此之外, 我們帶小朋友也是要分成六個小隊, 大家也把我們兩分在同一組....意圖果然非常的明顯....每一個小隊, 有三個隊友, 我們這一隊除了宇滔之外, 還有好姊妹Kavalan作伴. 在出隊期間有事沒事就會跟Kavalan聊到宇滔的事情, 她聽了之後加減慫恿我應該勇敢一點直接跟宇滔說了. 但我的個性啊, 說也奇怪在怎麼喜歡就是不會想講, 這點或許我特質中難得比較像女孩子一點吧!

出隊的第五天, 剛好是我的生日. 晚上我們在開檢討會的時候, 爸媽還有弟弟帶著蛋糕幫我跟弟弟(我們同一天生日)一起慶生. 各位 '可~愛~' 的會友們更是讓他們歹到機會拼了命的幫我們湊對, 唱完生日快樂後, 就起鬨'生管切蛋糕!! 生管切蛋糕!!' 真是吵死了, 也不想我爸媽在這邊, 就鬧成這樣, 宇滔也算大方, 既然大家都說了他就滿臉通紅的切了蛋糕(千萬別誤會, 他絕對不是臉皮很薄也不是害羞, 他只是臉部比較容易充血而已). 大家接著說'唉唷!宇滔別害羞嘛..' 沒想到我媽突然說了一句 '喔~~~你就是宇滔喔!'(糟了, 這下誤會更深了) 馬上'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的笑聲, 場面完全失控. 我發誓我絕對沒跟我媽說這件事, 她只是知道我們蘭友會友哪些人而已. 但站在台前我的跟宇滔, 簡直尷尬到面無表情, 這時正直壽又說了'會對會對'之類的, 難得宇滔忍不住反擊'正直壽, 你再鬧把你的祕密都抖出來'(其實他根本不知道正直壽的祕密...)
就這樣在可怕的嬉鬧中度過我19歲的生日. 心理想...那明年呢?20歲的時候, 會有個人陪我過嗎?


第六天, 看著小朋友們玩著大地遊戲, 已經有點累的我坐在教室旁邊的水泥板凳上, 一下子宇滔也來坐著休息, 他邊聊天邊擦拭著膝蓋的傷口...看來是快要結枷了...但傷口還是有點大, 超噁心的. 才沒聊一下可怕的肥貓(之前比較少出現的會友)突然出現從旁邊跳出來
肥貓 '吼!!你們小倆口在這邊被我抓到了喔!哈哈!!(笑的眼睛都瞇了, 一副很得意的樣子)'
大雅 'ㄟ, 這幾天這樣下來很累ㄟ, 在這邊休息一下不行嗎'
肥貓 '不管!!我一定要留下證據 哼哼!'(奸笑兩聲) 馬上較掏出口袋裡面的相機, '兩位,  笑一下吧'...真是討厭, 我應該看起來有點落魄吧..但這可是我跟宇滔第一張單獨的兩人合照啊. 真不知道是生氣還是感激啊!(準備照片洗出來以後趕快偷偷藏起來)


(留給大家一點想像空間,  故意模糊一下, 日期1995年7月10日)

肥貓是這次新加入的會友. 他來會上之後真的多很多’爆點’, 他應該是蘭友會裡面最有特'色'的一個吧! 之前比較少出現的他一直以為我跟宇滔本來就是一對 , 唉!果然跟我們還不熟!搞不清楚狀況. 沒認識他之前, 就聽說他在高中時代是'文藝青年', 負責校刊的編製, 聽起來很厲害的樣子. 同是室友的高政曾說 ‘ 肥貓思想非常的成熟, 很多事情我都會找他討論, 每次都有不同的收穫, 我到現在還沒看過比他更棒的人, 他(停頓了一下) 就像一顆鑽石(頭往上仰 非常讚嘆佩服的眼神), 不同角度都會折射出不一樣的光芒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哇~~~真有這麼棒阿!! .........................真是的!當時不認識他的我們的確被唬的一愣一愣的. ㄘㄟ/ 以後就知道了!

同一天的下午, 蘭友會的指導老師李阿輝(不是李登輝喔)帶著他的還在讀國小的兒子來看我們, 老師出去看看四周, 留他兒子在會議室, 剛好會議室只剩我跟宇滔, 跟小孩還真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們裝可愛的跟他聊幾句話之後, 之後就忘記他的存在哈啦了起來...沒一下子他兒子突然好像發現什麼秘密似的大聲說 '吼~~談戀愛喔' 馬上一陣尷尬...我們對話很正常阿!是怎樣, 連小孩子也加入湊對行列啊!!

結束後, 營隊有剩下的一些伙食, 就是宇滔爸爸之前拿來的西瓜還剩一大顆, 宇滔就要我拿回家.
宇滔 '大雅 你拿回去好了'
大雅 '這麼重, 我不要'
宇滔 '你拿啦! 要!'
大雅 '...不--要--!!'
宇滔 '要' (其實真的是有夠白痴的對話)
就在那邊'要' '不要' '要' '不要'很多次, 突然帥瑋走進來
帥瑋 '宇滔 你到底要不要啦~~'(學長 不甘你的事吧)
大雅 '學長, 你不要誤會阿, 我跟他在講西瓜啦'
帥瑋 '不是啦(裝無辜樣), 我是問宇滔要不要來打牌啦' (........這就是帥瑋學長的風格..............雖然很冷 但還是很好笑)

就這樣結束了這八天的營隊, 在這八天裡面跟宇滔的互動還真的很多…, 暑假結束前還有三個營隊跟好多的活動ㄟ...好累阿!

-------------
在下個營隊之前, 非常’關心’我的臻忍不住跑去試探宇滔的意思
臻 '宇滔, 你到底喜不喜歡大雅' (其實以好朋友的身分這樣問....好像給他明顯ㄟ)
宇滔 '那大雅呢?'
臻 '埃唷! 不知道啦, 那你到底有沒有啦' (刻意迴避...卻顯得更明顯)
宇滔 '至少等到會長卸任以後再說吧' (這樣不否認也不正面回答...的確讓人...猜不透..)
對於臻問宇滔的事情, 的確都讓我又期待又怕受傷害. 畢竟我並沒有意料到臻直接跑去問, 但其實也想知道如果他沒有意思, 我就可以早早就死了心….


84年7月27-29日 會長研習營
這是蘭友總會辦的, 隱約記得是介紹宜蘭的歷史, 蘭友總會的組織架構….. (Zzzzzzzzzz~~~)...哎呀!正面思考!! 還是可以多交一些朋友啦! 其實每個學校的蘭友會加減可能會互相支援, 有時候有需要總會的支援, 所以這邊的人脈還是很重要的囉!!
這幾天的營隊裡, 本校只有我跟宇滔參加, 反正我跟他不同組也沒啥互動, 直到最後一天才有個溫馨的小遊戲, 每個人背後貼著一張彩色的A4紙, 讓所有來開會的人寫上對你的感覺, 而且要等到大家全部寫完後才可以看, 這是上大學以來第一次玩這樣的活動覺得很新鮮 (但以後就發現這樣的機會還真多...)
其他人我都可以寫的很自然, 但宇滔呢?我開始煩惱起來...想著想著終於想到也寫什麼. 趁著空檔, 我準備好了之後走向宇滔
大雅 '宇滔, 你轉過去吧! 換我寫了'
宇滔 '不會吧!你也要寫喔, 你要寫什麼啊' (超驚恐的表情, 一副就是平常虧心事做太多, 怕我在他背後亂寫的樣子)
大雅 '快阿!轉過去啦' (皺著眉頭, 口氣不耐煩)
宇滔就無奈的轉過身, 哈哈!開始寫囉!一邊寫他一邊很擔心, 寫完後他馬上要別人唸給他聽, 真是的, 我真有這麼幼稚寫一些罵人的話嘛?
同營隊的人還真的幫忙他唸出來了, 只是才唸了一半他就聽不下去了 哈哈哈!超好笑
"宇滔, 未來還有一段崎嶇的路要走, 願我們一起努力讓蘭友會更茁壯, 大雅" (好溫馨喔~~..現在看來自己都想吐, 難怪他聽一半就聽不下去,哈哈哈)
要聽聽他寫給我的嗎?
"大雅, 可以在意的事情可多著, 何必在意別人眼光, 宇滔" (他算了解我囉, 我並不像外表看的那樣自信, 那樣堅強)


84年7月30日 -8月4日 跨校的成長營
哇~又是一個長達6天的營隊, 這次我們學校就蛤利仔, 宇滔跟我一起參加, 是有聽說這營隊還有點操, 但也很有趣, 而且可以認識更多其他學校的人. 我是多麼期待可以多認識幾個帥哥阿!只是宜蘭真的好小, 八卦傳的快,同屆其他學校的朋友們都以為 我跟宇滔是一對...這豈不是阻擋了我跟其他男生的可能嗎? 怪不得都沒人探聽!(........)

營隊第一天, 我們有舞訓, 要跳一首國標舞, 我是很愛跳舞, 但複雜的舞步就是學的慢, 宇滔反應真的滿快的一下子就學會了, 我跟其他人都不熟, 只好跟他要一起跳舞, 我跟他身高差了21公分, 實在很難跳, 常常踩到他的腳, 幾次之後他終於忍不住
宇滔 'ㄟ!你真的是我教過女生裡面最笨的一個'
大雅 '$&%I..............'
機車, 我已經算會跳舞了ㄟ, 只是學的比較慢幹嘛這樣啊. 不看看你自己學的快又怎樣, 瘦竹竿!除了舞步踩對之外, 一點跳舞的fu都沒有!人家還以為你在搞笑ㄌㄟ!

第二天, 可能是因為第一天有點太累, 加上跟營隊其他人也才剛開始熟悉, 整個人比較緊張, 這天我竟然開始胃痛了起來. 我就這麼麻煩宇滔帶我去看醫生, 上了機車之後, 他看我表情痛苦, 體貼的跟我說
宇滔 '大雅 如果妳肚子很痛, 妳可以抱著我啊'
大雅 '啊~~不用不用了'
才不要ㄌㄟ,即使肚子痛還是使勁吃奶的力氣, 捉住後面的把手
(其實, 好朋友騎機車的標準動作, 就是緊緊的抓住機車坐墊後面的小把手,以免緊急煞車往前撞, 這樣不管妳身材好壞, 前面的那位先生零時差可以’感覺’. 迅光還有把手, 有的豪邁就沒有, 這時就要抓住坐墊下緣的凹槽, 不然大腿就要夾的特別緊...煞車時至少膝蓋可以先撞到前方的屁股當緩衝.埃..為了自身的'清白', 連坐個機車都要小心阿!!)

沿途我們也是一邊騎車一邊聊天, 有經驗的人都知道騎車時風那麼大, 常常會聽不到前面的到底在說什麼.無可避免的必須跟前面的司機靠的很近才聽的到, 往前靠的時候我的左手就會自發性, 防衛性的卡在他的背面跟我的前面中間, 自以為天衣無縫, 沒想到聊了一陣子之後, 他突然說
宇滔 'ㄟ!妳手放在那邊幹什麼啊, 妳是怕撞到啊?'
大雅 '蛤?什麼?撞到什麼?' (有點心虛 慌了一下. 這下被發現囉?..好!! 你有種就說啊!)
宇滔 '胸部啊?' (#$^&^Y%$, 還真的說了, 真是氣死人!)

看完醫生後, 我們還是覺得累累懶懶的, 看來我們兩個都有點不想馬上回到營隊, 他突然說他想去看電影, 問我要不要去, ㄟ!! 這樣短短一個月我們已經一起看第二次電影了, 你都這樣隨便跟女孩子一起看電影喔? 但想想反正也不能回家, 沒事幹, 還是跟他去看好了. 只是對營隊來說, 我們這樣也算中途離開, 時間久一點還是得對營本部報告一下, 畢竟大家來自不同學校, 總不好讓別人覺得我們都在混(是的! 我們是很有紀律的!!.. 只是...只是…就讓我們休息一下嘛~~). 於是我們開始互相推託要對方打電話, 好不容易他答應要打, 我們就一起走到投幣式的公共電話前面, 他撥了電話之後, 竟然...冷不防的就把話筒給扔下去了, 讓話筒像鐘擺一樣那邊晃來晃去, ㄟ!很低級ㄟ! 你是不是男人啊!! 電話都要通了…就這樣擺爛啊, 真的超不爽的, 但又能怎樣, 還是得報告, 我就這樣把話筒拿起來(真是現代阿信, 忍辱負重啊), 我的表情充滿殺氣, 扯住他的衣角, 心理想你敢走就試試看, 宇滔也就無奈的站在我旁邊. 電話那頭通了, 我不好意思的跟本部請假幾個鐘頭, 就在我講電話講到一半的時候, 他就這樣舉起他的手, 食指輕輕的從我鼻子由上往下畫了一下, ...之後趕緊又放下了....我皺了眉頭, 楞了一下, ...腦筋一片空白,

回過神後!!....這才覺得..真是嚇死人 ,自從’洗澡’事件後, 怎麼又來一次啊! 你….真的只把我普通朋友嗎?!!還是這樣的男女互動是很正常的嗎? 還是女校畢業的我太大驚小怪了? …….似乎也沒辦法想那麼多了, 改天再問問我的姊妹滔們吧!

之後, 我們就這樣去了電影院, 看了超級大賣座的’英雄本色’(Braveheart - Mel Gibson), 真的好好看喔!!, 只是畫面實在血腥, 我是個俗仔, 表面很恰, 事實上沒啥膽, 我常常用衣服遮住眼睛, 宇滔也不時轉過來看我…. 討厭啊, 旁邊如果坐個男朋友的話, 至少也可以趁機表現我小女人的一面!哈哈~~



看完了電影, 我們就一起去買了零食以備未來幾天不時之需, 一路上有說有笑, 這一天感覺好像是情侶一樣…我似乎也就認為, 宇滔應該也對我有什麼吧!

第三天 學弟妹來囉!
第一天跟學弟妹們相見歡, 大家來自於各個學校, 都挺好相處的也覺得他們很可愛, 加上跟營隊其他人也漸漸熟悉, 開始喜歡上成長營了. 呵呵!

第四天 晚上就辦了舞會了, 當音樂響起, 我這超愛跳舞尤其聽到快歌整個人就high了起來, 過了一會就放了一首 當時大家最愛的Boyz II men的抒情歌 – I will make love to you, 前奏響起時......浪漫的氣氛慢慢的蔓延.....

好像在作夢一樣, 宇滔就這樣走向我……………
宇滔 ‘大雅, 要跳舞嗎?’
大雅 微笑的說 ‘恩!好阿’
就這樣把我的雙手放在他的手上, 我們就隨著音樂擺動. What a sweet sweet night for me!!
(當然是開心到翻了好嗎!上大學前最期待的跟一個自己喜歡的男生在舞會上跳舞, 就是我一直期盼的呀, 雖然這天因為參加營隊, 兩個人都穿的很不怎樣, 雖然眼前這位男主角, 不帥, 身材也不很好, 除了身高符合我的標準之外, 其他說不出什麼可以讚美他的地方…嘿! 那我幹嘛還喜歡人家阿 )

晚上的舞會結束後, 精力旺盛大學生們,可是要再來個 -- 鄉野間夜遊, 可是如假包換的黑暗大草叢啊!出發前每個小隊隊長都要先拜拜, 適逢農曆七月七日…更是毛骨悚然,
因為再出發前我跟其他隊友聊天太忘情, 整個人狂笑太大聲, 被其他小隊的人說了我幾句, 我就開始鬱卒了起來, 宇滔覺得我怪怪的, 也頻頻的問我怎麼了, 我就是這樣在意人家說我什麼, 又開始自我嫌惡, 宇滔頭低低的問我, 兩個人就這樣頭碰頭的交談(這…這不就是情侶的行為嗎!!)…. 又是一個灰暗令人頭昏的夜晚. 七夕情人節的氛圍果然很不一樣….

第五天早上, 我因為連續幾天太累沒睡好, 一大早就在大家還在辦活動的大禮堂角落, 不小心睡著了. 隱約聽到有個學妹的聲音 ‘大雅!大雅! 活動開始了, 妳快來吧’ 還在昏沉的狀態, 就走到活動現場, 啊~原來是每個隊要小隊輔(我跟宇滔)表演求婚...OH! My God…真是幼稚到不行的遊戲, 沒辦法, 為了獲得小隊勝利還是要硬來! 反正不是我開口求婚, 就負責聽就好了…宇滔為了求勝求快, 馬上不加思索的對我說出這句陳腔濫調的話 ‘親愛的, 我有這榮幸與你共度這一生嗎?’ 好爛的台詞喔! 一聽就是電視上演的, 一點創意都沒有. 但即使是這樣, …還是忍不住小小心跳加速.

這天晚上是營隊最後一個夜晚, 我們辦了精采的晚會, 宇滔接了一個團康節目, 就是他前一個月在康康社學的, 搭配的是杜德偉的 ‘拯救地球’, 表演完, 大家都為之驚嘆, 挑剔的我也這麼覺得, 是第一次覺得對他有點崇拜的感覺…
之後聽到他問蛤利仔說’你覺得我帶的還好嗎?’ 向來不輕易說心理話的他, 第一次發現原來他也會有那麼一點點希望得到別人的肯定.

營隊最後一天, 開檢討會的時候, 他主動的坐來我的旁邊跟我講話, 語氣還是跟前幾天一樣, 算是溫柔了(跟以前粗魯或只會虧我的情況比較起來), …總是給了我一種……’不該有’的’安全感’.

晚上回家前, 營隊大夥一起吃飯時, 大家把我們兩個當成即將在一起情侶, 大開我們玩笑, 離開前, 一位隊友還對著宇滔說 ’宇滔, 加油啊!’ (還刻意瞄了我一下,意思要我們快點在一起), 然而這時候宇滔有開始嚴肅不說話, 似乎有說不出來的無奈…是怎麼啦! 委屈你了嗎?......為什麼我的情緒要這樣隨著你起伏呢? 原本開心的這幾天, 似乎又不是我想的那回事了嗎?

84年8月13日  本校迎新 一日遊
迎新???? 是阿!這才恍然大誤, 可怕的’學妹軍團’終於要來了, 青春無敵, 萬一有長的可愛漂亮又溫柔的學妹怎麼辦, 怎麼女人才大二就過了賞味期限! 我真的老囉?? 看著這些’準學長們’每個都虎視眈眈, 大剌剌的談論著未來的學妹們, 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去~~真是膚淺的臭男人們…...埃, 現實啊, 無奈啊!!!.........…咦? 我在自怨自艾什麼呀, 我們有學弟啊! 這年頭姊弟戀更勁爆! 比起油條的同學們! 學弟更顯的單純可愛..馬上燃起熊熊烈火, 學弟們! 投入學姊的懷抱吧! 阿哈哈哈哈哈~~(大雅’學姊’, 妳醒醒吧!!!)

大學很有趣的就是在學弟妹要進來之前, 放榜之後就要開始分配直屬學弟妹, 我們這些有著滿滿’同鄉愛’的學長姐, 以最快的速度收集了宜蘭僅有三所高中的畢業紀念冊, 拿著榜單一個一個找, 記得那天我們在宜蘭的某間高中教室, 學長們爭著看學妹, 學姊們忙著找個學弟, 我跟Kavalan看到哪個順眼的學弟就想馬上下手,無奈大家還是照規矩來抽籤, 結果揭曉!! 愕惋啊!!我跟Kavalan倆心目中的籤王被小龍抽走, 哼!!沒關係, 以後我們還是可以藉由聊天霸佔他. 大家等著瞧!!……
學弟妹拍謝囉! 在還沒認識你們之前, 我們就這樣在嘻鬧決定了你們的命運.

迎新當天, 每個我們快速收起抽籤時豺狼虎豹的樣子, 馬上變成幽默風趣的學長與溫馨可愛的學姊, 以開闊的心胸, 滿滿的愛迎接新的一屆! 哈哈哈!
這一天, 沒有見過的大四學長姐也來了, 來的第一句就是問’大雅是誰, 宇滔是誰, 我要看看他們兩個配不配’ 當然不配啊, 我長的也算漂亮好嗎? 委屈我了吧!, 只是怎麼大家都覺得我們兩個一定要在一起啊! 這天大家也是有意無意的在學弟妹面前講的我跟宇滔…這樣真討厭, 如果有可愛的學弟, 總是要留點給人家探聽吧! 阿好啦!也好啦~ 也讓學妹們知道, 哼! 不要輕易的’肖想’宇滔學長. (根本就是自己想太多…)

84年8月16日 -- 四校聯合迎新
好操喔! 暑假都在跑營隊, 即使回宜蘭也沒幾天待在家裡, 這是暑假最後一檔了. 其實這營隊很有趣, 只有三天兩夜, 其中兩天一夜才有新生來, 前一天是我們自己內部的會議, 在成長營之後, 我跟宇滔再也沒有單獨相處的機會, 這段期間也有通電話, 但都僅止於會上事務的討論, 宇滔總可以當完全沒發生什麼似的…(其實也沒發生什麼事啦)
這天宇滔騎機車載我出發到南澳農場, 沿途他似乎有點冷淡, 我們也就沒聊什麼, 我難免有點失落...

這次駐營認識了其他學校的同鄉們, 每個學校的文化真的很不一樣ㄟ! 即使搞笑, 搞笑的style也很不一樣, 但我還是最喜歡本校的方式, 還是他們比較低級, 最對我的味!!
在新生來的前一天, 我們就先來駐營開會, 因為之前開會次數不夠多,這一天要做的事情真的超級多. 晚上了, 好不容易可休息, 家家, 我, 宇滔, 蛤利仔就在帳篷裡, 玩起大學生最愛但也是超無理頭的算命遊戲, 舉凡撲克牌, 掌紋, 摸骨, 樣樣來. 這天家家一副很老練的樣子拿出撲克牌開始算了一通, 都是單身的我們, 不就是想知道未來的男女朋友會是哪個學校, 哪個學院的, (蛤利仔, 宇滔跟我都是商學院的), 算出來的. 結果還真好笑 :
宇滔 : 未來的女朋友是商學院的, 大三才會在一起, 而且那女的不漂亮 (我被排除在外, 因為不符合最後一個條件)
大雅 : 男朋友是理工學院的, 可能到大四才有機會, 但應該還滿帥的 (啊?所以看來不是宇滔囉?)
一聽到是理工學院的, 宇滔跟蛤利仔竟然馬上如釋重負的互相握手大笑的說 '喔!好險好險, 不甘我們的事' (真是太過分了, 不想想我跟你們配是我吃虧好嗎...氣!!!!)

隔天晚上新生來了, 大家相互認識彼此之後,一樣的晚上的節目都是重頭戲. 是的!!又要演戲了…..這次要演懸疑謀殺劇, 我們這組要演的劇情一樣的是瓊x風格, 愛的要死, 愛的瘋狂那種芭樂的劇情. 竟然要我演涵烟, 我明明就不是那種'起肖'型, 會在草地上打滾的女生...好吧!算了, 劇情是這樣的, 涵烟(大雅)愛的是霈文, 霈文喜歡小慧, 松滔(宇滔飾)很愛涵烟...真是混亂的四角戀, 有一天因為涵烟發現霈文愛的是小慧, 忍不住嫉妒之火把霈文給殺了. 松滔知道這件事, 就約了涵烟晚上在某處碰面準備談判

松滔 '涵烟, 我...我已經喜歡妳很久了' (宇滔有點入戲, 看起來有這麼一回事)
涵烟 '對不起, 你知道我們是不可能的, 我愛的是霈文' (是的!總有一天我就是要這麼跩的拒絕你!!)
我把這幾天對他不爽的怨氣發洩在這個時候, 瞪他瞪到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松滔 '既然我不能得到妳, 我也不准別人得到妳!' 馬上就拿起一把刀走向涵烟用力一刺. 夭壽喔!他真的就這樣衝過來, 我一個重心不穩就往後跌下去, 宇滔就這樣壓在我身上!這不是幼稚的偶像劇才有的劇情嗎?一堆硬排骨壓在我身上真是重死了, 搞什麼阿! 學弟妹們覺得我們演技很好用力的拍手, 當然囉!大姐我可是真的在生氣!
生氣歸生氣, 難免還是在想著, 他剛說那句話好認真喔...如果是真的就好了

隔天營隊結束後, 他總算比較主動的跟我講話, 還堅持大老遠的送我回家, 從南澳農場騎車到宜蘭之後, 他自己再騎回羅東!他平常可不是這麼勤奮的人啊!
不知道ㄟ, 他就這樣若有似無的, 時好時壞, 我還真的猜不透他真正的想法, 這麼常碰面, 不去想這件事也很難啊!

暑期忙亂的營隊終於告個段落, 接下來就是繁忙的大二上學期, 會長副會長正式開始忙了!因為會務的種種, 我們又一起面臨不一樣的事情...這段路還真漫長啊!(待續)


***** 更多請看 辣媽愛情故事


辣媽粉絲團成立囉! 請到我Facebook按讚, 就可以看到部落格最新的文章喔!
辣媽Shania

也可以宣傳你的粉絲專頁

留言

  1. 是次的營隊--》 typo哦~

    回覆刪除
    回覆
    1. where?? 還沒找到ㄋㄟ~~ :P

      刪除
  2. 我是"臻"
    我自己承認一下,以我有限的記憶力,我記的我問過濤另外一次耶,
    好像是在政大往辛亥那邊的山區,
    那次...埃 差點摧毀ㄌ你們這對小鴛鴦.
    (不過要怪濤 不誠實,這段你要不要問一下阿濤補在故事里,到底是
    怎樣阿 他幹麻不直說對你有意思 還扯東扯西讓大家誤解ㄌ)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可愛ㄟ, 幹嘛自己承認是誰阿?hahah 這是下一集會提到的內容, 那麼久以前的事情 就把他當成故事吧! 我就是陳述當時發生的是囉. 也不用去追究為什麼 反正已經不重要了 都是回憶的一部分囉!^^

      刪除

張貼留言

熱門文章